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贴着领导好升官
贴着领导好升官

贴着领导好升官

“额,这个事情你也要告诉她啊,你就不怕她告诉嫂子啊。”-
  虎娃立马就看着肖勇惊讶的说道。-
  他现在已经想通了,既然肖勇的妹妹喜欢自己,他妈又那么想要自己做他家的女婿,而且他现在也拒绝不了,干脆就将错就错,大不了到时候不认账就是了。
-  他能这么想,是因为他感觉这样做的话对他自己的前途会比较好。-
  不管是刘殿德还是孙玉还是刘巧等人,说到底都是因为利益关系和他在一起。-
  而如果能和肖勇有了这层关系,那就不是简单的利益关系了。
-  以肖勇恋家的程度,他一定会为了自己的妹妹用力的支持自己的。-
  所以,听到肖勇说要把这个事情告诉给肖雨,他第一时间就不愿意了。
-  “屁,你以为你哥我是个白痴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给我妹妹说这个事情的,不过你也不能太凶猛了啊,我妹妹可是个乖女孩,到现在还没给男人碰过呢,你即便是和她结婚了,也不能这么折腾她,不然的话,我一样毙了你。”-
  肖勇立马白了他一眼说道。
-  虎娃顿时无语。
-  “我说哥,你能不能不要有事没事就把毙了我挂在嘴边啊,我听着都感觉害怕啊。”
-  他看着肖勇说道。
-  “我就是要你害怕。”-
  肖勇说道,顿时笑了起来。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不欺负我妹妹,哪怕你把天捅破了,我都想办法给你补上。“-
  虎娃顿时一阵干笑,不说话。-
  三个人又寒暄了一会,向南天就起身往外走去,走的时候,还冲虎娃打了个眼神,虎娃会意,不一会也跟着出去了。
-  “几点了。”
-  他刚出去,就先看着一旁的服务生问道。
-  “喔,哥,十二点半了,我刚刚才看过表,现在最多就三十五。”
-  服务生立马答道。-
  虎娃点点头,就往前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看着那个服务生说道:“你,带我去找你们向总,我找他有事。”-
  “哎,好嘞,向总吩咐了,您要找他的话,立马就带您去,这边请。”
-  服务生显然是得到了吩咐的,立马就在前面带路。-
  和很多老总喜欢在高层呆着的习惯不同,向南天的办公室就在一楼,而且在一楼的最边上,一处不起眼的房间里。
-  “你的口味还真不同啊,怎么把办公室给放在这里啊。”
-  进了门,看着只有他一个,虎娃顿时就挥手让服务生离开,然后笑着看着向南天说道:“这个地方,如果不是你的人带的话,我还真不会把这里当做是总经理办公室,倒像是一间保安室。”-
  向南天一笑,说道:“来,先坐下,哎呀,这也是没办法啊,干这一行,就是要低调一点,刚刚那个服务生是我的心腹。”
-  他说着,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搬了一张椅子很随意的坐在虎娃的对面。
-  “你叫我来这里有什么指教啊。”
-  虎娃看着他问道。-
  “不敢指教,不敢指教。”
-  向南天立马笑道。我只是想问问,刘兄弟你那个保镖,究竟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我这个人比较爽快,也不瞒你,我叫你来,就是来打听你的底细,你今天走的时候,我看了你那个保镖的车牌,那是天京的牌子,而是,是内部的特殊号码,即便在军队里也只有少将以上的人才有资格有这种牌子。”-
  说道这里,他忽然不说了,笑眯眯的看着虎娃,好像想要把他的秘密全部看清楚一样。
-  “你想知道这个啊,其实,我也想知道,要不这样吧,我叫他进来,你问他吧,他现在应该就在门口,喊一下就会进来的。”-
  虎娃立马说道,听到这话,向南天赶紧摆手。
-  “不用,不用了,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既然刘兄弟你不方便说,那就算了,算了。”-
  他说着,眼神里明显带着一丝失望。
-  就在这个时候,虎娃忽然说道:“其实吧,我和他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他是我的师兄,我是他的师弟,只是他一直羡慕我比他帅,所以我也不是很喜欢他。”
-  “是我师父让他来给我当保镖的,他吧,好像在什么国安上班,待遇貌似还不错,这个车牌是很牛气,我们上次一路闯红灯,愣是没有一个交警挡啊。”
-  听到这话,向南天原本有些失望的眼神顿时充满了神采。-
  他如何看不出来,虎娃这是故意在给他打马虎眼呢。
-  “哈哈,虎娃兄弟,你看你,我不是说了你不方便就不用说了吗,你一下子扯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名头,这不是在和我为难吗,国安的事情,都是机密,我知道的多了,可是要犯叛国罪的啊。”-
  他看着虎娃笑道,脸上却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
  显然,他的后台也不一般。-
  寒暄了一会,虎娃忽然看着他说道;“是了,老哥,你这天上人间的股权能不能分我一部分啊,你放心,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我一毛都不会少的。”-
  “啊,这个。”-
  向南天立马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眼睛一翻,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现在这个地方百分之九十的股权都在我手上,分给你一点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担心会影响兄弟你的仕途啊,现在虽然没有明确的政策,但是官商一直都是个忌讳。”
-  他这是想要委婉的拒绝虎娃。
-  只是虎娃却好像根本听不懂他的话一样,挥挥手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了,我有个朋友在美国注册了一家投资公司,很快就要把分公司建在咱们县里了,到时候,直接以他的名义去投资就好,没人能挑出办点毛病的。”-
  听到他的话,原本淡定的向南天顿时就愣住了,惊讶的看着虎娃。
-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兄弟你啊。”
-  良久,他叹了口气说道:“那你说说吧,你能拿出多少钱来投资,我说句实在的话,天上人间包括土地和楼房,还有各种设施我一共投资了一千五百万,虽然不是很好,但是我也就这么多的能力了。”-
  “啥,一共才投资一千五百万啊。”
-  虎娃立马就惊讶的问道,他的口气倒是把向南天给吓住了,不知道这位到底有多么大的能耐,一千五百万啊,即便是他家族的力量要拿出来也不是很轻松,但是这个家伙竟然说才一千五百万。-
  “这个,是一千五百万,这几乎是愚兄我全部的资产了,你看你能拿出多少钱来入股。”
-  他说道。
-  一方面是想要试探一下虎娃的的底线,一方面也是在给虎娃一个下马威。-
  毕竟,能说“才一千五百万”的人太多了,但是能拿出一千五百万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  “这个你把我给难住了,我还以为你这个店一共投资了上亿呢,结果才投资了一千五百万,要不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了,我投资五百万,拿走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看这个怎么样。”
-  虎娃很轻巧的说道。-
  好像他说的不是五百万,而是五万块,五块钱一样。-
  向南天立马就愣住了。
-  五百万,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的确不算是赔了,但是如果算上天上人间的未来发展的话,却肯定是赔了。
-  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点头。-
  “那好,就这样,你出五百万,我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他咬了咬牙,看着虎娃说道。-
  他并不想要得罪这个不知道有多大能量的大男孩。
-  “好,向总果然爽快,只是,我没钱。”
-  虎娃立马笑着说道:“不过你也别担心,我虽然没钱,但是我有其他的东西,最多一个礼拜,我们大龙县中心广场边上将要建立一座有二十万平方米面积的大型综合商城,我可以以销售价的八折,把其中的一部分商铺转让给你,当然,我也可以给你现金。”
-  听到他的话,向南天立马就愣住了。-
  他早就得到消息说县城广场边上要建立一座综合商城,但是却没想到这个大手笔竟然会是眼前这个帅气的大男孩的杰作。-
  “不是吧,我听说,那个地皮不是县书记的妹妹刘巧在跑的吗,怎么会···”说到这里,向南天忽然闭嘴不说话了,惊讶的看着虎娃。不是吧,你,你不会是。“
-  他还是没说完,不过却已经猜想到了原因。
-  “有些事情,说出来就不漂亮了。”-
  虎娃笑着说道:“我只能给你保证,那块地方绝对是我的。”
-  向南天现在的心里简直是心乱如麻啊。
-  从见到这个年轻人开始,他已经在心里三次把他的价值调高了,但是却还是悲剧的发现,自己得出的结论还是远远达不到真实情况的标准。
-  眼前这个家伙就好像是一个迷一样,好像总能拿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底牌。-
  “好,我答应你,如果一个月内大龙商城能够如期开始建设,我们的交换协议立马生效。”
-  他忽然站了起来,看着虎娃认真的说道,同时冲着虎娃伸出了自己的手。
-  虎娃也站起来握住了他的手,笑着说道:“放心吧,最多一个礼拜,那块地的归属就会有一个定论的,你就安心的准备好股权转让协议书吧。”
-  没人知道,就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两个未来的亿万富翁一个简单的协议,把未来被称之为娱乐印钞机的天上人间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和未来被称之为黄金商厦的大龙商城的十间商铺做了一个交换。
-  得到了向南天的承诺,虎娃显然很开心,告别了他,直接就往前面走去,还想再疯上一把,只是他从后门绕到前门,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两个喝的摇摇摆摆的女人正互相搀扶着在往外走,旁边还有两个长得挺帅气的年轻男人在陪着,不时的在她们身上揩油。-
  “你们两个做什么,立马给我滚。”
-  看到这一幕,虎娃立马就冲着两个男人吼道,然后大步走了过去。
-  他一动,顿时木粉和光头也从后面走了出来,一左一右的跟了过来。-
  “刘哥,这两个人你认识啊?”-
  顿时一个保安也跑了过来,恭敬的看着虎娃问道。
-  他们刚刚已经得到了吩咐,当然认识虎娃,也知道了他的身份,对他是相当的尊敬。
-  “屁话,这两个,一个是我领导的女人,一个是我领导的妹妹,我怎么能不认识。”
-  虎娃立马就冲保安怒气冲冲的吼道:“如果你不想你们的场子关门的话,立马把这两个男人给我拖到墙角,往死里打,你们放心,你们老板一定会奖励你们的。”
-  这两个女人,赫然一个是虎娃刚刚还在想念的孙玉,另一个则是刘巧。-
  听到他的话,保安明显愣住了,看了看他背后的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敢打我,TMD你是不是疯了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说出我爸的名字吓死你。”-
  顿时一个年轻男人就冲着虎娃吼道,只是看着他还有他背后的两个人,以及周围已经围过来的五六个保安,他终于还是没敢动手,只是和自己的同伴互相看了一眼,缓缓的往后退了两步。
-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笑了,大笑,特笑。
-  “TMD谁去给我端一盆水,我要好好洗洗我这狗耳朵,好好听听到底是谁的名字,能把我给吓死。”-
  虎娃立马冲着眼前的两个男人吼道,一边吼,一边一脚就冲着刚刚说话的那个男人踢了过去。
-  一脚就把他给踢得飞出去了半米,躺在地上呻吟了起来,他身边的那个男人赶紧过去扶着他,同时警惕的看着虎娃,眼睛里带着一丝恶毒的光芒。-
  “我警告你,现在道歉的话,你可能还有活路,不然的话,等我们的保镖过来了,你必死无疑。”
-  这个男人终于开口了,冲着虎娃阴冷的说道。-
  语气里充满了傲慢和不屑,显然,他们要么不是普通人,真有了不起的身份,要么就是傻逼一对。
-  “我也警告你,现在立马道歉,然后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不然的话,我立马就让我的保镖把你给打成肉饼。”-
  虎娃也来气了,顿时就冲着他顶了回去。
-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远处来了三辆越野车,七八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从上面跳了下来,立马就冲着两个男人冲了过去。-
  “王叔,你们终于来了,快点,把这两个人给我打残。”
-  躺在地上呻吟的男人看到他们几个人,顿时就用手指着虎娃恶狠狠的说道。
-  这几个军人听到这句话,立马就目光狠戾的看着虎娃几个人。-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打他们。”
-  带头的一个挂着三级士官军衔的中年男人立马就皱眉盯着虎娃吼道。
-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就笑了。
-  “这位兵,你好像搞错了吧,是他们先想要调戏我们领导的妹妹好不好。”
-  他说着,就把有些迷糊的刘巧和孙玉拉在了自己身边。-
  她们本来还不怎么情愿,但是看到是虎娃以后,立马刘巧就笑了。
-  “哎呀,我就说那么吵,原来是你啊。”-
  她一脸傻笑的说道,然后用手指着地上一个躺着一个蹲着的男人说道:“他们两个不是好人,给我和你玉姐姐灌酒,还想要把我们带出去开房,如果不是碰到你了,他们都得逞了。”-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有些无语。
-  这个娘们,啥都明白,但是就是不想反抗,明显,她们就是来找刺激的。-
  “你听到了没有,是他们想要先调戏人的,别说是被打了,就算是死了,也是死有余辜。”
-  虎娃不管她们两个,立马就冲着眼前的军人喊道。
-  带头的军人听到这话,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死死的盯着地上的两个男人。
-  “是这么回事吗。”
-  他问道。
-  “不是,王叔,你要相信我们啊,我们绝对不可能是那样的人,是这两个女人,是她们不要脸勾引我们的。”-
  地上躺着还在呻吟的男人顿时就撕心裂肺的吼道。-
  就在这个时候,木风忽然从后面站了出来,一脸戾气的看着眼前的几个兵。
-  “你们是那个部分的,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
  他说着,身上带着一股自然的霸气,顿时把眼前的几个武警都给镇住了。-
  带头被叫做王叔的人顿时眉头一皱,本能的,他能感觉到这个人不平凡。
-  “你是什么人,我们是在执行秘密军务,你无权过问。”
-  他立马说道。-
  木风顿时就笑了,笑的很洒脱,然后一个箭步上去,在几个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把他们全部放倒在地上,然后才拍了拍手,不屑的看着躺在地上呻吟的他们说道:“还执行秘密军务,我呸,听着,我只问你们一遍,你们队长是谁,如果你们谁敢给我撒谎的话,我保证明天早上就能把你们全部送上军事法庭。”
-  “你究竟是谁?”
-  王权感觉事情不妙了,可能踢到铁板上了,急忙问道。-
  只是木风根本不想理他,只是冷哼一下说道:“我么有问你这个问题,我只是在问你,你们队长是谁。”
-  犹豫了一下,王权还是摇摇头,说道:“姚长虎。”
-  听到这个名字,木风立马点点头,指着地上躺着的男人说道:“你呢,你叫什么,是不是姚长虎的儿子。”-
  “我告诉你,我爸就是姚长虎,南华市武警支队大队长,我告诉你们,你们完了,等我回去了,我一定把你们一个个都给捏死。”
-  姚小虎说着,做出一副十分恶毒的表情。
-  他现在可谓是把眼前这几个人给恨透了。-
  原本,他现在已经带着自己的兄弟和这两个女人在酒店里巫山云雨了,本来,他已经品尝到了眼前这个女人身体的美味了,但是就是眼前这个人,不仅仅打断了他的美梦,而且还让他挨了一顿打,甚至还把他爸派来保护他的人全部给放倒了。-
  “好啊,好一个姚长虎,一个小小的武警支队队长,顶多也就是个副师长,就敢这么牛了,看来,你们都想上军事法庭啊。”-
  木风顿时就气极而笑,说道:“那好,明天早上,我保证你们都上军事法庭。”
-  他出身军队,最受不了的就是军队的人在地方上胡作非为,所以,听到这个事情,顿时就十分的生气。-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辆车开了过来,一个穿着一身西装的男人从上面跳了下来,一下车,就冲着地上谈着的男人扑了过去。
-  “小虎,小虎,你怎么了,谁把你给打伤了。”-
  男人脸上带着紧张的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王权赶紧冲着自己的领导喊道:“队长,这个人说要把我们全部送到军事法庭上去。”
-  听到这话,原本十分心疼自己儿子的姚长虎顿时就愣住了,回过头皱眉看着眼前的几个年轻人。-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打我的儿子。”-
  他盯着虎娃问道,他当然已经看出来虎娃才是这几个人的领头。
-  “哼,打你儿子,你为什么不问问你儿子他干了什么事情。”-
  虎娃说着,然后指着背后的两个女人说道:“如果不是我恰好遇到了的话,这两个女人,现在已经被你儿子和那个男人给弄到床上去了。”-
  “你就是姚长虎?”
-  木风也开口了,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南华市武警支队队长?”-
  看到这个人一脸质问的样子,姚长虎立马一愣,经年养成的傲气立马就爆发了出来,盯着他说道:“我就是姚长虎,南华市武警支队队长,你是谁,敢在这里这么对我大呼行。”
-  “哼,我不仅在你面前大呼行,我还要把你送上军事法庭,一个小小的武警支队队长,竟然都敢放纵自己的儿子在地方上胡作非为,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  他几乎是在呵斥。-
  姚长虎就准备反驳,但是忽然一口气卡在了喉咙上,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个红本本,再也说不出话了。-
  “敬礼。”-
  他忽然立正,冲着木风敬了个军礼。-
  看到他的动作,顿时旁边的几个人还有地上躺着的几个人都面面相觑,然后也急忙跟着他冲着木风敬了个军礼。
-  “你说我有没有资格送你去军事法庭啊。”
-  木风冷笑着说道。-
  姚长虎顿时就一头的冷汗,急忙说道:“有,您绝对有,是我教子无妨,是我的错,我保证,回去了以后一定好好教导儿子,绝对不会让她再犯同样的错误,不,如果他再敢去勾引良家妇女,我就把他的腿给打断。”-
  他急忙给木风保证一样的说道。
-  “只是,还请您,不要把送上军事法庭,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
  姚长虎现在简直都想把自己儿子给打死。
-  刚刚眼前的那个红本本,差点把他给吓死了,国安局的大校,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大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家只是因为年龄不够所以没有挂上将星而已,不然的话,人家已经是少将了。-
  他一个地市武警队长,也就是个副师级的上校,在人家面前正儿八经的是连说话的底气都没有。
-  “哼,你让我原谅你,让我放过你,可是如果今天的事情真的发生了的话,谁来放过他们呢。”
-  木风冷哼了一下说道,不过随即语气就放缓了,看着虎娃用询问的语气说道:“师弟,你看这个事情怎么处理。”
-  他这是在故意的抬高虎娃的地位。-
  果然,看到他竟然一脸服从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姚长虎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有些不敢捉摸了,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问道:“请问,您是哪位。”
-  “小人物一个,不足挂齿,劳动不了您费心了,算了,木风,我们走吧,你想怎么就怎么吧,我懒得管这个事情了。”
-  木风给他长脸,虎娃也就装逼,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扶着孙玉和刘巧就准备离开。
-  只是姚长虎哪里敢让他离开了,顿时赶紧追上去,一脸苦涩的看着他说道:“我错了,我代替我儿子向你们道歉,只是,还请不要把我送上军事法庭,只要不把我送上军事法庭,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  看到他这幅样子,虎娃顿时停了下来,眉头轻轻一皱,想了想,然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的忙,你帮不上。”
-  “你说,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我一定想办法给您办到。”
-  姚长虎急忙追上来看着虎娃问道。-
  他们这一追一赶,很快就已经离开了天上人间的大门走到了路边上。
-  这时,虎娃才叹了口气说道:“我有个朋友的投资公司最近想要在南华市发展,想要在市中心弄一块地建个商场,可是我找不下路子,有些麻烦了。”-
  “算了,这事情我给你说干什么啊,你也帮不上忙,你赶紧走吧,别跟着我了,你儿子还在地上躺着呢。”-
  他说着,正好木风也把车开过来了,他就准备来开车门上车。-
  姚长虎立马赶紧跑上去把车门拉开,看着他说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明天,最迟后天,我就给你一个答复,一定帮你在市中心弄一块地,我知道南华市最近要扩建,市政府都要转移,规划中的那块地方现在还是一片荒地。”
-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了,只是虎娃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冲着他点了点头。-
  “那好,我等你的消息。”
-  他说着,就上了车。-
  车上,虎娃顿时就大笑了起来。
-  “你笑个屁啊,狐假虎威终究不是办法,你还是要想办法把自己的实力给打造起来,不然的话,等哪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不是要让人给欺负死啊。”
-  木风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说道。-
  听到他的话,虎娃不由就愣住了。
-  “怎么,你要走呢?接到任务了?”-
  他说道。好吧,我不该问这么多的,你的事情都是机密。“-
  木风摇摇头。
-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居安思危,暂时的话,我肯定是不会有任务的,这次师姐受伤,师傅已经怒了,不允许上面给我们几个再派任务,不过我知道,我迟早是要出去的。”
-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沉默。
-  良久,他才说道:“先不说这些了,我知道你的担心,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在你离开之前,建立起属于我自己的关系网,让你放心。”-
  “那最好了。”
-  木风点点头。-
  在大龙酒店开了一间套间,把两个女人扶上去扔到床上,本来他就准备走了,但是就在转身的时候却被孙玉给紧紧抱住了。
-  “不要走,陪我好吗,你好久都没来找我了。”
-  她说道,语气里带着清醒。-
  虎娃顿时一愣,回过头看着她奇怪的问道:“你没喝醉啊。”-
  孙玉顿时苦涩的笑了一下。-
  “不敢醉,祸从口出,这四个字对我来说是最真实的。”-
  她无奈的说道,脸上的醉意顿时完全消失了,显然,刚刚从出门到现在,她都是在装。-
  虎娃不由叹了口气。-
  这世界,你总要戴着面具才能活的更好,不是因为你不想摘掉,而是因为你根本不敢摘掉。-
  即便你醒了,你还要继续装醉,因为那样才会让错误变得像个错误。-
  “何必呢,你为什么就不想着过正常的日子啊。”
-  虎娃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下,有些心疼的说道:“你这么漂亮,身材也这么好,而且还那么有才华,喜欢你的男人应该很多的才对啊。”
-  孙玉顿时摇摇头。-
  “如果你是刘殿德的话,我离开你了,你会怎么做。”
-  她说道,虎娃顿时沉默了。-
  是啊,如果他是刘殿德的话,有孙玉这么一个漂亮的情人的话,也一定会看的紧紧的,除非是自己不想要了,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放手。
-  但是看着刘殿德的样子,他是不会放开孙玉的手的。-
  他靠着老岳父起家,但是却是个不甘平庸的人,他不能允许自己一辈子都跟着一个傻子媳妇过,当某一天他爬到了某个高度,可以摆脱他老岳父带给他的压力的时候,他或许会瞬间华丽的转身,变成另一个人。-
  那个时候,他就需要孙玉了。
-  他会给孙玉一个名分,来支撑他的脸面。
-  因为孙玉的年龄和他差不了多少,他也不会面临政治风险,简直是一举多得。-
  “值得吗。”-
  他心疼的说道:“如果你不想,我可以帮你摆脱的。”
-  听到这话,孙玉顿时就笑了,手紧紧的抱着他,在他背上揉动着。-
  “傻瓜,我都这个年龄了,你觉得我还能赌得起吗,即便是我走了,能去哪里,还有谁能要我啊,你吗。”
-  她苦笑。你二十的时候,我三十,你三十的时候,我就四十了,那个时候,你还青春壮年,而我已经容颜尽去,你肯定也看不上我了。“
-  虎娃又沉默。
-  他很想说一句:“你放心,我不会的,我一定会永远和现在一样的爱你。”
-  他也想说一句:“我不会嫌弃你的。”
-  但是他都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知道,自己做不到。
-  他太了解自己,他也不是那种能够甘于平凡的人,他不会允许自己身边有一个比自己老很多的女人存在。-
  “对不起。”-
  他最终只说出了这三个字。-
  孙玉笑了,抬头用手摸着他的脸说道;“傻瓜,你没必要说这三个字的,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她说着,妩媚的一笑,然后踮起脚尖抱着虎娃的脖子就冲着他的嘴巴亲了过去。-
  被她一挑逗,虎娃顿时就回击了过去。-
  从嘴巴到脖子,从脖子到山峰,到平原,最后到峡谷。
-  “舒服,用力,用力,再用力一点。”
-  坐在虎娃的身上,孙玉一边运动着一边大口的喘息着。
-  虎娃则是一言不发,就拼命的运动。-
  两个人从沙发上战斗到床上,正好刘巧也在床上,虎娃的手不由自主的就已经深入到了刘巧的衣服里面。-
  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张大床上,虎娃躺在中间,左边睡的是孙玉,右边睡的是刘巧,他的大家伙还在刘巧的身体里没有出来。-
  “嗯哼。”-
  刘巧忽然醒了过来,刚醒来就看到虎娃正在盯着她看。-
  她一愣,然后就惊讶的叫了起来。-
  “啊,你,你怎么在这里,我。”
-  她说着,就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异样,低头一看,就看到虎娃的家伙还在自己的身体里,不由就白了他一眼。-
  “你个小色鬼,还不出来啊,我就说昨天晚上做梦在被一个男人狠狠的弄,舒服极了,原来是真的啊,我就说这世界除了你还有谁能让我这么舒服,原来真的是你啊。”
-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嘿嘿一笑,说道:“是啊,你还想是谁啊。”-
  “不想了,是你就对了。”-
  刘巧顿时就狠狠的把他抱得紧紧的,然后就看到了他另一边的孙玉,愣了一下,忽然脸上露出一阵笑容,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
  “嗯,嗯···”孙玉哼哼了两下,终于睁开了眼睛。
-  正好看到了刘巧的手抽走,顿时她就追着她的手打了过去。-
  “你个坏蛋。”
-  她和小孩一样的喊道,语气里充满了憨态,顿时就把虎娃给刺激了,原本还在刘巧身体里没出来的大家伙顿时再次变得坚挺了起来。-
  “啊,你个大坏蛋,你怎么硬了啊。”
-  她说着,就想要逃开,但是哪里能逃得开啊,顿时就被虎娃抓住抱在了怀里。
-  “嘿嘿,你不是说我是大坏蛋吗,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大坏蛋。”
-  虎娃说着,就趴在了她的身上,下身一用力,再次进攻了起来。-
  房子里顿时再次传出了春光灿烂的声音。-
  一个小时过去了,三个人终于停息了下来,虎娃也终于弄的舒服了。
-  “你个坏蛋,竟然又把我们两个人一起给弄了,你说,如果让我哥知道他妹妹和他的情人都在陪着他的秘书上床的话,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刘巧忽然看着虎娃说道。-
  虎娃顿时就沉默了。-
  对于这个问题,他真心是无法回答的。-
  一旁的孙玉也沉默了,因为这个问题是她永远都不想面对的。
-  “好啦,看你们那一副表情,好像是死了爹一样,哪有那么严重啊,我就是开个玩笑。”
-  刘巧顿时摆摆手说道:“是了,虎娃,你那个土地证我给你弄到了,你那个公司弄好了没啊。”
-  虎娃一愣,顿时就点点头。
-  “弄好了,美国洛杉矶注册的投资公司,地产公司是香港注册的,现在国家对香港企业有特殊优惠,正好正大光明的免税了。”
-  这些,他当然都是通过木风来办到的。
-  虽然他对木风也不是十分的相信,但是他现在除了相信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  况且,他还给自己留了最后一手,一个秘密杀手锏,最后的办法。
-  “那就好,赶紧把你的公司在县城里搭建起来,我就能想办法把土地证转让到你手上了。”
-  刘巧说道:“那块地现在属于税务局名下,我担心时间长了,让我上面那条老狗给发现了就麻烦了,那条老狗最近好像得到了什么支持,忽然变得厉害了起来,我不得不防啊。”
-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一愣,说道:“应该是上面准备空降的那个县长,一个副师长,你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
  “得到了,只是你也不用担心,一个副师级到了地方上顶多就是个正处,在大龙县,他是条龙得要趴着,是只虎也要卧着。”
-  刘巧说着,一脸的嚣张。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就安心当你的秘书吧,跟着我哥好好混,等我哥走了,要么把你带到市里去,要么最少给你个科长干干,比别人,你少付出了多少努力呢。“-
  虎娃点点头,他知道刘巧说的是对的。
-  想要升官,通过正常途径最快的方法就是当秘书,无论在什么体制下,在什么国家,都只有紧紧的贴着领导才能有更多的机会。[ 此帖被zhjn0610在2014-01-03 15:05重新编辑 ]